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
Slider

常州“毒地”案二審開庭:歷史污染不由污染企業擔責?

星期一, 24 12月 2018 10:10

迷你世界刷铁矿 www.rjrip.icu 在我國首部《土壤污染防治法》即將實施之際,備受關注的常州“毒地”公益訴訟二審開庭。

12月19日上午9點半,兩環保組織北京市朝陽區自然之友環境研究所(簡稱自然之友)、中國生物多樣性?;び肼躺⒄夠鴰幔虺浦泄譚⒒幔┯虢粘B』び邢薰荊虺瞥B」荊?、常州市常宇化工有限公司(簡稱常宇公司)、江蘇華達化工集團有限公司(簡稱華達公司)環境公益訴訟一案二審在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進行公開開庭審理。

2016年春,常州“毒地”事件引發社會各界強烈關注。2016年4月29日,自然之友針對該事件提起公益訴訟,訴請法院判令常隆化工等三被告消除其原廠址污染物對周圍環境的影響,并承擔生態環境修復費用;賠禮道歉等。2017年1月25日,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宣判,駁回原告所有訴訟請求,并判令兩原告共同負擔1891800元的案件受理費。2017年2月7日,自然之友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同年3月1日,江蘇省高院受理上訴申請。

今年12月18日下午,該案進行了3個多小時的庭前會議,對上訴人的訴訟請求進行了確認、對上訴人新提交的證據進行了質證。

合議庭由審判長陳迎,審判員臧靜、趙黎組成,庭審主要圍繞三家公司是否應當承?;肪澄廴廄秩ㄔ鶉?、是否應當向公眾賠禮道歉兩大爭議焦點展開。

?

一、土地收儲后,污染者是否還應當承?;肪澄廴廄秩ㄔ鶉??

在本案中,二上訴人環保組織自然之友和綠發會認為,三家公司都存在污染環境的行為,污染地塊的特征污染因子與其生產內容高度一致,存在污染行為和損害后果,具有明確的因果關系。但當地政府已將案涉污染地塊收儲,并且在組織實施風險防控,這是否意味著污染企業不再需要承?;肪城秩ㄔ鶉??

環保組織認為,污染者的環境侵權責任不因政府收儲土地而免除。依據我國現行相關法律規定,土地收儲并不能導致污染土壤和地下水修復的責任轉移給地方人民政府,政府不能替污染者擔責,如果政府為污染者買單,污染者就逃避了環境違法的成本。今年新頒布并將于2019年1月1日實施的《土壤污染防治法》第四十五條規定,土壤污染責任人負有實施土壤污染風險管控和修復的義務。地方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可以根據實際情況組織實施土壤污染風險管控和修復。第四十六條規定,因實施或者組織實施土壤污染狀況調查和土壤污染風險評估、風險管控、修復、風險管控效果評估、修復效果評估、后期管理等活動所支出的費用,由土壤污染責任人承擔。第四十六條的規定意味著,即使污染者不或者不能自己實施土壤污染風險管控和修復的行為,也應該承擔相應的所有費用。

“自然之友”第一代理人劉湘說,收儲行為只是政府收回了土地的使用權,但并不意味著污染責任主體的變化。在政府正在組織實施對污染地塊的風險管控的情況下,污染者的侵權責任承擔方式應該為承?;指叢吹姆延?,具體來說就是實施風險管控和修復等所有相關活動的費用。

被訴公司不否認涉案地塊存在污染事實,但土地使用權已經轉讓給政府,依據相關規定應當由受讓人即政府承擔修復責任。對此,上訴人一再強調,被上訴人與當地政府通過簽訂收購協議將土地收回國家的性質是土地收儲,不是土地使用權轉讓。土地使用權轉讓是土地二級交易市場上平等主體之間的土地使用權的買賣,不適用本案。土地收儲是土地使用權終止的方式,對此,原環境?;げ堪洳嫉摹段廴鏡乜橥寥闌肪徹芾戇旆ā返謔豕娑?,土地使用權終止的,由原土地使用權人對其使用該地塊期間所造成的土壤污染承擔相關責任。土壤污染治理與修復實行終身責任制。

?

二、案涉地塊污染是否消除?公益訴訟目的是否實現?

本案一審判決以案涉地塊環境污染風險已得到有效控制,兩原告提起本案公益訴訟維護社會環境公共利益的訴訟目的已在逐步實現為由,駁回原告的所有訴訟請求。自然之友代理人劉湘認為,常州市政府對污染地塊進行風險管控,隔離、土壤覆蓋等措施并沒有實現污染消除的作用。目前污染地塊大部分土壤和全部地下水污染都沒有治理,沒有實現公益訴訟的目的。

劉湘主張,除了政府已經采取的措施,還需要三家公司賠償至少2.6億資金才能按照當初的修復方案對污染地塊進行治理或按照替代方案進行修復。

中國綠發會第一代理人霍志劍認為本案的訴訟目的沒有實現,“本案的訴訟目的應該是污染者擔責,而不是由政府拿著納稅人的錢替污染者擔責?!?/span>

被上訴人認為,根據目前的政府規劃已將污染地塊調整為綠化用地,并按綠化用地進行治理修復,進行過第三方檢測,案涉地塊已達到綠地使用標準,對周邊地下水監測已符合三類水標準,在這個過程中公益訴訟目的正在實現。劉湘說,規劃的調整不應該成為免除侵權責任的理由。

?

三、三家公司均認為不需要向社會公眾賠禮道歉

環保組織認為,三家企業在生產過程中屢次違法排污,造成嚴重的污染后果,存在故意和過錯,應該向社會公眾賠禮道歉?;糝窘K?,以常隆公司為例,根據環境調查報告和健康風險報告,該公司在生產過程中,存在大氣污染事件和嚴重的污染泄漏事件,2010年之前搬遷過程中,還發生過廢液傾倒導致土壤嚴重污染的情形,搬遷時還違法傾倒廢渣廢料等危險廢物。而且,案涉地塊周邊至少有10萬居民,特別是常州外國語學院的學生老師造成環境健康風險及恐慌,也導致巨額修復費用,理應公開賠禮道歉。

三家被訴公司認為不需要賠禮道歉,請求法院維持原判,駁回環保組織的上述請求。

常隆公司承認在企業生產過程中存在污染事實,但屬于歷史上疊加形成的污染,當時沒有技術手段進行徹底的污染控制,應考慮歷史因素。不需要賠禮道歉的理由是,“在土地修復過程中,的確給常州外國語學校師生造成恐慌,但從檢測結果來看,沒有造成污染損害,不需要承擔責任?!?/span>

常宇公司代理人認為,目前沒有證據證明常宇公司成立以后有相關的污染行為,“對于歷史形成的土壤污染,國家戰略是有計劃有步驟的進行風險控制,因此在這件事上,常宇公司不承擔道歉責任?!?/span>

?

四、公益訴訟的案件受理費如何收???

此案一審判決備受關注的一個重要原因,即是一審法院常州市中院判決原告承擔189萬的案件受理費。此判決引起社會熱議,公益訴訟的案件受理費究竟應該依據何標準來收???

在二審庭前會議和開庭時,自然之友的代理人劉湘律師認為,環保組織的主訴訟請求是消除影響、恢復原狀,是行為責任,應按件收取。另上訴人在二審時已提出了減免訴訟費的申請,法院應依據相關規定予以減免。自然之友環境法律顧問葛楓認為,《訴訟費用繳納管理辦法》的制定在公益訴訟制度實施之前,當時并未考慮到公益訴訟制度的特殊性。公益訴訟的原告是為了維護公共利益來提起的訴訟,不應該讓高昂的訴訟費成為公益訴訟的攔路虎。公益訴訟案件受理費應免受或按件收取。

庭審從9:30持續到12:40,審判長陳迎表示,擬在12月27日上午9點半,在該庭對此案進行宣判。

??
?
?